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百三十四章 ”

  李一鸣看赵德柱还在哼着小曲,悠哉地驾驶着马匹,这还得了?

  “大兄,别哼你的那些小曲了,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吧?”

  赵德柱是一点都不着急!慢悠悠回道:“要打击《百草堂》,咱们不能拿着大师兄给的令牌直接调金甲卫队荡平了《百草堂》吧?那多无意思啊!

  一个是皇家的《灵草交易司》还有就是《丹师联盟》,这两个部门是专门对灵草流通市场的监管部门,所以兄弟你不要急,这不,我不正在找路了呢?你懂路?”

  李一鸣赶紧摇摇头:“我不懂,大兄你懂?”

  “我你都不懂的路,我更不可能懂啦!但有人会带我们去的!”

  赵德柱又开始装作“山人自有妙计”的模样,李一鸣差的没想一脚就这么踹过去!

  “大兄!这里已经出了《百草堂》了!别装了!装上瘾了?收起你那不可一世的样子!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很像欠打的二流子?你若是皮痒了,兄弟我帮你松松筋骨?”

  李一鸣这一副开玩笑的样子,但赵德柱听得出来,自己若是再装下去,真的就是要被打了!

  “兄弟!我这性子你还不知道吗?至于吗?咱们找燕洵去!有这个金甲卫队的大将军陪我们走一遭,也不怕这《百草堂》狗急跳墙,咱们俩修为低下,别到时候竹杠没敲到,把咱们两兄弟折进去了,那不是亏大了!而且,有燕大将军给我们当保镖,我们也不用怕《百草堂》背后是否有靠山撑腰了!”

  李一鸣听完赵德柱的话后,倒是觉得赵德柱说得倒是有板有眼,头头是道!没想到赵德柱肚子里的“坏水”泼出来,真的是一环扣着一环,让这《百草堂》真的是一步一步自己走进赵德柱挖好的“大坑”之中啊!

  半个时辰过去,赵德柱和李一鸣是终于赶到了皇宫门前!

  赵德柱直接上前找值守的金甲卫士问道:“您好,我们找一下燕洵将军,麻烦代为通报一声!”

  这值守的金甲卫士明显不认识赵德柱,但看到赵德柱穿着华贵,气势不凡,也不敢看不起赵德柱!

  “我们这里没有燕洵将军,倒是有燕副帅,不知这位公子是否找的是燕副帅?”

  赵德柱也傻了!这燕洵不是才升将军没多久吗?怎么又升官了?

  “那我们就找燕副帅,麻烦小哥代为通告,我们兄弟俩就在这等着他!”

  金甲卫士问道:“这位公子,你可否提供一下你的身份?毕竟燕副帅那种人物,不是我这种身份随便就能见的,还请您提供身份,和见燕副帅的理由,我好通报上去!”

  赵德柱一拍自己的额头,说了半天,还没自报家门!

  “小哥,我叫赵德柱,周老的门生,你跟燕副帅说,我有要事找他,如果他有空,让他陪我走一趟!”

  这金甲卫士是不认识什么赵德柱,但“周老”这两个字,皇宫上下谁敢不认识?帝师周老,上至皇子公主和嫔妃,下至太监宫女,金甲卫士更不用说了!

  这金甲卫士赶紧用尽“毕生”最快的速度,把腿就跑!开玩笑,周老的门生有求自己找燕副帅,要是一耽误事,自己还混不混了!

  而一旁的金甲卫士也赶紧搬出两把小板凳,奉上一壶清茶:“两位公子先将就了,我们这就这条件了!”

  赵德柱一副很满意的表情,提溜着小板凳,也不嫌弃,倒出一杯清茶一饮而尽,好不悠哉!

  一炷香的时间,一道急促的破空声传来!只见燕洵脚踏飞剑,向着皇宫门口飞来!

  能在皇宫的上空御剑飞行的,除了陛下太子,就只有金甲卫士中的元帅级别的将领了!赵德柱看着上空的燕洵,这这尼玛升官了啊!

  燕洵一听说周老的门生找自己,赶紧放下手中的一切军需事物,御剑飞行,第一时间感到现场!这几天太子消失在了皇宫,整个皇宫的城防要务,忙燕洵是焦头烂额!

  燕洵慢慢降下,对赵德柱和李一鸣抱拳行礼!

  “两位公子今日找在下不知有何急事?但说不妨,燕某一定竭尽全力!”

  赵德柱起身,狂拍燕洵的肩膀,哈哈大笑!搞得他和燕洵很熟的样子,燕洵明明是跟李一鸣比较熟,但也不奇怪,赵德柱一直很自来熟......

  “燕兄,没想到你刚升将军没多久,又升到副帅,您真是官运亨通啊!”

  燕洵之所以能晋升为副帅,还不是拖了太子的福,且太子与李一鸣和赵德柱走得很近,燕洵肯定也是个有眼力见的人,对赵德柱还是很客气的!

  “赵公子莫笑话属下了,属下能一路走到今天,也是托了陛下和太子的信任,跟赵公子和李公子是不用比的!不知两位公子今日怎么这么有空?来在下有何要事?”

  赵德柱放下手中的茶杯,“语重心长”地对燕洵道!

  “不瞒燕副帅,我们兄弟两在一处药坊采购药材,居然被这药坊的少东家给坑了!所以今日特意过来,找燕副帅替我们两兄弟捉主,你也知道,我们两兄弟漂泊在外,孤苦相依,两兄弟真的是相依为命,未想到在长安城这等皇朝脚下购买药材,居然还能被店大欺客,欺负我两兄弟,燕副帅,你要替我们两兄弟捉主啊!”

  依照赵德柱这个语气,就差没给燕洵跪下了!哪还有刚才的神气......

  燕洵一听赵德柱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一下子居然没反应过来,但还是知道了是什么事情,说白了就是赵德柱和李一鸣在外面购买灵草灵药,被人坑了,一句话说完!

  本来燕洵想一口答应下来,但是太子失踪三天,整个皇宫都开始戒严,搜寻,若再找不到,就要封城了!这结果眼上,燕洵有点走不开啊!但赵德柱和李一鸣乃是周老门生,周老也赐给过他突破机缘,一时倒是让燕洵左右为难了!

  李一鸣从燕洵脸色的表情转换,已经是知道了燕洵肯定有什么难言之隐!于是便猜想是否跟太子“失踪”有关!

  李一鸣看还有别的金甲卫士在于是便委婉说道!

  “只要燕副帅能帮我们找回公道,三日内,我也会解决燕副帅的棘手问题!”

  燕洵瞪大双眼,惊讶地盯着了李一鸣,李一鸣和赵德柱明显出宫多日,不在宫里,却知道皇宫内出了状况?

  “李公子所言当真?能解我手上最棘手之事?若是如此,燕某就陪你走一遭又有何妨!我倒是要看看皇城脚下,哪个药坊敢卖假药?”

  李一鸣自信回道:“在下所言,肯定当真!”

  得到李一鸣肯定的答复,燕洵直接简单交代一下事物给旁边的金甲卫士,然后挑选一匹快马,跟着李一鸣和赵德柱离开宫门口!

  燕洵一边骑着马,一边问李一鸣道:“两位公子难道真的只是让燕某陪你们去支持公道?”

  李一鸣知道燕洵想问关于太子李毅的事,也不打算瞒着燕洵了,避免让燕洵分心!

  “燕副帅,我知道你肯定在发愁太子之事,你不用发愁,你现在只要帮我们解决这件事,三日内,我把太子交到你手中,让你把这份功劳领得实实的!”

  燕洵奇怪了,这李一鸣这么给他保证,难道李一鸣知道太子的行踪?

  “不知李公子是如何得知太子之事,看你们今天从宫外,按道理说,应该不知道太子失踪之事啊!难道太子失踪之事与两位公子有关?”

  赵德柱又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该问的你就问,不该问的别问!有些事你知道了对于你来说,没有好处!我们可以告诉你的是,太子出宫之事,我们确实知道!但不是我们把太子藏起来,太子有些私事要办,你可以这么汇报给我大师兄了!说太子殿下与我们郊外踏青,三日后便回!”

  燕洵一听赵德柱也这么给他打包票,急忙掏出一张传音符,把赵德柱的原话传送给李元霸,太子私自出宫之事,可大可小,现在既然有李一鸣和赵德柱打包票,燕洵倒不是惦记这个功劳,而是确实该先禀报给李元霸!

  不一会,燕洵的传音符灵光大闪,李元霸回信息了!

  “燕洵,既然你已知道太子行踪,就出宫一路护送朕的太子,和两位小师弟,太子为朕操劳国事,难得有时间与我这两位小师弟踏青,就当朕放他的假了!”

  燕洵一字不漏地转达了李元霸的话,眼巴巴地看着李一鸣和赵德柱,托两位小爷的福,他一个金甲卫队的副帅,也跟着被李元霸“放假”了!

  李一鸣听完李元霸的话后,感觉燕洵应该也不再有什么压力了,于是问燕洵道!

  “那个燕副帅,我们想问,我们被药方欺诈,给我们调换了劣质灵草灵药,需不需要去找《丹师联盟》这一类部门去告他啊?”

  燕洵考虑了一下回道:“原则上是需要的,您和陛下的关系,完全可以去《灵草交易司》去反应问题,反正陛下现在也放了我三日假期,我陪你们去《灵草交易司》走一趟吧!那里我认识一个副司长,衙门里有熟人好办事嘛!”

  赵德柱一听到燕洵有熟人在《灵草交易司》,立马眉开眼笑,给燕洵带高帽道!

  “我就说找燕洵大将军,我呸!副帅靠谱吧!有着燕副帅给我们撑腰,一鸣你就放心吧!按照燕副帅说的,衙门里有人好办事!”

  李一鸣只是笑笑并不言语,而燕洵则是很配合赵德柱所说,陪赵德柱哈哈大笑!

  经过半个时辰赶路,在燕洵的带领下,终于赶到了《灵草交易司》,三人下马,燕洵一看就挺熟悉这的,都不用出示什么证件,他身上的金甲帅袍,就是最好的证件!

  很快燕洵轻车熟路地带着李一鸣他们走上二楼,来到一个单独的办公包房!

  包房里坐着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正在埋头处理各种文件,燕洵直言道!

  “老唐,好久不见,怎么也不见你找我喝酒呀?”

  这个被燕洵称呼为老唐的男子,乃是《灵草交易司》的副司长,是燕洵同窗好友,唐贺荣!唐贺荣考的是文考,燕洵考的是武考,虽然现在两人不在同一个部门工作,但同窗之谊算是一直有联系,不曾断过!

  唐贺荣放下手中的文件,抬头一看,原来是燕洵!于是热情回道!

  “这不是老燕嘛!你还好意思说我不请你喝酒,我可听说了!你这刚升将军没多久,又晋升为副帅了啊!你小子官运亨通啊!你今天怎么有空来到司里找我?还有,你带着这两位公子是?”

  燕洵看了一下李一鸣,这意思是,能否把李一鸣和赵德柱两人的真实身份,透露给唐贺荣知道!燕洵这情商确实高,不然也不会爬得如此之快!

  李一鸣点点头,表示同意,让燕洵但说无妨,得到李一鸣授意后,燕洵回道!

  “老唐,你不是问我怎么升官那么快吗?诺,给你介绍一下两位新贵,帝师周老的门生,太子的挚友,陛下的小师弟,这位是李一鸣公子,这是赵德柱公子!”

  唐贺荣此时被燕洵的话直接给吓住了!眼前这两个年轻人来头竟然如此之大!不仅是帝师的门生,更是与太子的朋友,还是陛下的小师弟?这等身份可是比什么世家子弟的身份都要尊贵的啊!

  吓得唐贺荣赶紧给李一鸣和赵德柱行礼!

  “《灵草交易司》副司长,唐贺荣,有幸结识两位公子爷,在这给二位见礼了!”

  赵德柱最喜欢这种场面应酬了!

  “我也喊你一声老唐不知唐突否,既然你是老燕的朋友,也是我们兄弟俩的朋友,都是自己人,无需客气!”

  赵德柱这自来熟,在应酬方面,还是很实用的,一下子放低了自己的身价,拉近了燕洵和唐贺荣和他们的关系!

  唐贺荣看到赵德柱这好爽的性子,顿时心生好感!像赵德柱和李一鸣这等身份的贵人,居然这么平易近人,一点架子都没有,真不愧是帝师的门生,陛下的师弟,太子的好友啊!

  “赵公子客气了,不知您和李公子今日让老燕带着你们过来寻我何事?但说无妨!在我能力范围之事,我也必定全力办妥!”

  赵德柱满意地点点头,这老唐和老燕一路货色,还是情商很高的嘛!

  “老唐啊,我与兄弟去购买一批灵草,灵药,没想到那个药坊居然敢在里面掺假!这可是我们兄弟俩帮太子殿下搜罗的灵草,灵药,是太子想以表孝心,太子殿下可是为陛下炼制的,委托我们兄弟俩采购灵草灵药,但这药坊敢掺假,我们咨询过老燕后,老燕就带着我们兄弟来找你主持公道来了!”

  唐贺荣一听是太子委托赵德柱和李一鸣帮忙采购的差事,是为了给陛下炼制一炉神丹,这还得了!这最后炼制出一炉劣质丹药,最后陛下龙颜大怒,层层往下查,《灵草交易司》可是负责监督长安城的灵草流通市场!

  到时候肯定也会怪罪《灵草交易司》有失察的责任!吓得唐贺荣真是冷汗直流!心里万分感激赵德柱和李一鸣今日过来找他,不然,等最后炼制好丹药后,呈给陛下,丹药出了问题,层层盘查,到时候再怪罪下来,整个《灵草交易司》的人,都要跟着遭殃!

  唐贺荣一拍桌子,中气十足地回道:“我看是哪个药坊竟然如此大胆,敢卖假药?请两位公子告诉我是哪家药坊,我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赵德柱看到唐贺荣如此“暴跳如雷”且底气十足,看了一下李一鸣,貌似在看李一鸣的意思,李一鸣点点头,表示让赵德柱但说无妨!

  赵德柱看李一鸣没有什么异议,那就直言道!

  “不瞒老唐和老燕,我们兄弟俩正是在那叫《百草堂》什么药坊,采购的灵草,光仙元都不知道花了多少呢,但这什么狗屁《百草堂》敢缺斤少两,我们兄弟俩气不过,才找了老燕,而老燕又带着我们哥俩来找了您,老唐,您得给我们撑腰啊!”

  当“百草堂”这三个字一说出口,唐贺荣心里已经是“咯噔”一下!这《百草堂》能列为《长安城》四大药坊之一,肯定背后有了不得的势力,和财团!偏偏这“百草堂”背后的主人,唐贺荣还真的认识!

  此时赵德柱的话已经说完,但唐贺荣没了刚才那股子硬气了!而是脸上的表情极其的“丰富”,一看就知道很是为难!连赵德柱都看得出来!

  “我说老唐!你别跟我说,你办不了这《百草堂》!你刚才霸气去哪了?你不是《灵草交易司》的副司长吗?你的责任不就是监管灵草交易市场的公正吗?怎么难道这《百草堂》背后,有你惹不起的势力?”

  赵德柱说的话正是道出唐贺荣的心声了!正是《百草堂》背后的势力,让唐贺荣现在如此为难!

  李一鸣也发现了唐贺荣的为难,但既然来了,总得有个说法,来这《灵草交易司》是解决事情的,不是来喝茶闲聊的!

  “唐副司,你有何难处但说无妨,若是你真的为难,处理不了这《百草堂》,我们还有太子,和陛下,若太子和陛下都不敢动这《百草堂》,那我们兄弟两个也就认了!”

  李一鸣这话中有话,既体谅唐贺荣的为难,又搬出了太子和陛下,李一鸣的话已经很明显,是不是在长安城还有比太子和皇帝更大的势力?

  唐贺荣为难地看着燕洵,在询问燕洵的意思!

  燕洵则是体现出行伍本色!

  “老唐,你不是笑话我升官那么快吗?你呢,是学识有余,眼光和胆识都不足,现在在你们面前这两位公子,就是你仕途上新的希望,你若只想一辈子这么中庸下去,当我没说,但你但凡还有当初那股志气,现在帮两位公子一个小忙,就是他日你飞黄腾达的跳板!”

  燕洵说得够赤裸裸了,只要老唐凡是有点眼力见,帮助李一鸣和赵德柱把这件事办妥,仕途无忧了!

  唐贺荣看燕洵把这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一咬牙一跺脚,便不再犹豫,直言开来!

  “不瞒老燕,和两位公子爷了!在下之所以这么为难,完全是这《百草堂》乃是我们《灵草交易司》的正司长的生意,而我们正司长又是皇后的人,所以其中要害关系,不用在下说,你们也知道利害了!”

  唐贺荣终于把《百草堂》背后的势力说了出来,难怪唐贺荣这么为难!先不说背后的皇后,就说这是正司长的生意,就是唐贺荣的顶头上司!

  你让一个副司长,去搞正司长的生意,那不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吗!”

  赵德柱不乐意了,本来就不是他们故意找茬,是李一鸣开了单子,然后去百草堂购买的灵草,灵药,哪知道是掺了水分的假药,那就不要怪赵德柱“搞事情”了!

  “老唐,你早说嘛,不就是你顶头上司么,我把他免职,让你做这个什么正司长不就好了!多大点事,今日,你就跟着我们走一趟,依法处理了这百草堂,至于后面出了什么事,我和我兄弟自然帮你承担一切带来的后果!”

  赵德柱说完,还不忘对李一鸣眨眨眼,仿佛在按时李一鸣什么!

  李一鸣与赵德柱“配合”了那么久,自然知道赵德柱的意思,这是要给唐贺荣来一个“强心剂”!

  只见李一鸣从储物袋中掏出一脉“金光闪闪”的令牌,这令牌上九龙盘旋,正面四个大字《如朕亲临》,背面写着李唐两个字!

  李一鸣把这块令牌丢给赵德柱,仿佛丢的不是一块令牌,而是一个很随意的东西,但燕洵和唐贺荣此时眼睛已经是快要瞪出了眼眶!

  赵德柱直接把这块令牌,摆在了唐贺荣的面前!

  “这块令牌叫什么我不太清楚,但有这块令牌在,皇后亲临,也动不了你,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啊,老唐?”

  从李一鸣把这块令牌掏出来,唐贺荣和燕洵心里已经心中有数,且知道这块令牌的来头,正如这块令牌的四个大字所言《如朕亲临》就是出示这块令牌,如同李元霸亲临现场!

  这块令牌正是大唐皇朝的《皇朝圣令》!只要在大唐皇朝的领土上出示这块令牌,上可直谏言君皇,下可罢免贪官,可谓是皇朝赋予这块令牌的最高权力了!

  燕洵看到唐贺荣还不表态,“恨铁不成钢”道!

  “老唐!不要在这个时候犯糊涂啊!你若是之前怕得罪你的顶头上司和皇后,现在根本不怕,大不了让两位公子爷给你换个衙门,你还想在这个什么《灵草交易司》呆一辈子不成?”

  唐贺荣左思右想其中的各种利害关系,最后还是做出了决定!

  “也罢!老燕跟我相识多年,又是同窗好友,我信得过老燕,也信得过两位公子爷,就算得罪我的顶头上司,我也不惧怕了,按照老燕所说,大不了换个衙门,我读圣贤之书是为了一展抱负,不是在这畏首畏尾的!”

  唐贺荣终于是迈出了这一步,站在了赵德柱和李一鸣的立场上,要办一下这个《百草堂》了!

  看到唐贺荣表态,赵德柱等不了了,之前为了劝说着唐贺荣,赵德柱可没少耍嘴皮子,好不容易唐贺荣答应了,这还能等?

  “老唐,既然你决定了帮我们两兄弟办这个差事,那就赶紧吧!还等什么?我可不想在你这吃午饭!一棍子药味,倒我胃口!”

  唐贺荣倒也不墨迹,在赵德柱的催促之下,开始写了一封“搜查令”,《灵草交易司》的搜查令,肯定是搜查各大药坊所用,然后盖上打印,这也算是“官方文件”了!

  很快,唐贺荣带着众人走出《灵草交易司》,自己也是调来一匹马匹,和李一鸣他们一起赶往《百草堂》!

  路上,赵德柱疑惑问道:“我说老唐,我还以为找你为我们主持公道,多少你也得多带点人马呢,你就写了一封什么搜查令,也不带点人,就这么出来了?等下万一《百草堂》的人狗急跳墙,不认你这搜查令怎么办?或者叫来众多高手围了咱们怎么办?我们不得吃亏?”

  唐贺荣听完之后,与燕洵对视之后,两人哈哈大笑,把赵德柱整的一愣一愣的!

  “我说公子爷,你有所不知!第一这是《长安城》,皇城脚下,我们拿着搜查令也算师出有名,若是敢无视我们《灵草交易司》的搜查令,那就代表着藐视皇权,藐视律法!

  第二,有老燕在,胜过千军万马!先不说那《百草堂》有多少高手,谁敢在长安城动金甲卫队的副帅?第三,两位公子刚才出示的《皇朝圣令》,他们敢动两位公子爷?皇后亲临都不敢动你们,还请两位公子放心!”

  随着唐贺荣的一番解释,赵德柱这才宽下心来,而李一鸣早就把一切都因素都考虑到了,倒是不着急,但看赵德柱憨憨的样子,就当看个笑话!

  赵德柱回头一看,发现李一鸣一副玩味的样子盯着自己,瞬间觉得不对!

  “我说兄弟,你是不是早就考虑好了,这《百草堂》不敢动咱们?”

  李一鸣可是个人精,看破不说破,赵德柱是极其爱面子之人,若是直接回答赵德柱是,那赵德柱不得丢人丢大了去!

  “大兄,瞧你说的,我哪有那么高瞻远瞩,还是得劳烦大兄你多多考虑才是!”

  看到李一鸣如此谦虚,赵德柱这才罢休,半个时辰过后,四人来到了《百草堂》的门前!

  门外的侍者,看到李一鸣和赵德柱这两张熟悉的面孔,立马热情地过来帮忙安置马匹!

  开玩笑!这两个可是大手笔的“财神爷”啊!这刚离开没多久,又带着两个人过来,不会是又介绍人过来买灵草,灵药吧?

  这侍者想的倒是很美,就不知道等下赵德柱发难时,这侍者的表情是不是比吃屎还难受了!

  赵德柱等这侍者把马匹安置好之后,中气十足道!

  “那个谁来着,带着我们去寻你们的少东家,我这两位朋友也像购买草灵,快快通知你们的少东家!你知道我的脾气!快快!”

  这侍者还真以为赵德柱是介绍了别人再回来购买灵草灵药,哪敢耽搁,一路小跑,赶紧去通知自家的少东家!

  不一会,这侍者带着百草堂的少东家钱枫走了出来,但钱枫脑海里冒出奇怪的想法!

  这兄弟二人不是长安城人士,怎么还能给自己介绍客人来了呢?但钱枫一心只想着趁着自家老爷子尚未归来,多赚点元晶,倒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果不其然,钱枫放眼望去,不是赵德柱和李一鸣还能有谁?而且背后还有两个跟着来的中年男子!

  钱枫赶紧迎了上去!大献殷勤道!

  “两位公子也才没走多久,又给钱某介绍新的客人来了?真是令钱某惶恐!”

  赵德柱这次是带着“靠山”来的,底气更足了!

  “知道我们给你介绍新的客人,还让我等站在门外这么久?怎么?少东家家大业大,看不上我给你介绍的新客人?”

  钱枫深知赵德柱是个讲牌面的人,当然要满足一下赵德柱的“虚荣心”!

  “公子爷,您说的哪里话?小的这就请您进去!里边请!”

  然后钱枫吆喝着下人,奉最好的茶水来到包房,把这四人请进了包房!

  众人进到包房后,赵德柱也不说话了,光顾着喝刚泡好的茶水,和桌子上的糕点,赵德柱不说话,燕洵和唐贺荣更不会说话了!

  而李一鸣也是装傻充愣,喝着茶水,吃着点心,好不悠哉!

  一时之间,整个包房,无比地寂静!赵德柱他们倒是悠哉舒服了,但钱枫干着急了啊!

  但客人不说话,他也不好意思询问,倒是一时之间,这包房的气氛,让钱枫无比压抑,眼皮子,也不自觉地跳了起来!

  冥冥之中,钱枫已经感觉到一丝不详的预兆......

  终于,赵德柱把茶杯放下,开始进入正题!

  “这两位可是与我家族交好的长辈,他们刚好也来长安城,这不,巧了不是?知道我刚从您这里进了一批优质的灵药灵药,两位叔伯也要采购灵草灵药,我干脆直接把他们带到你这里来!认熟不认生嘛,你可要给我两位叔伯一个大大的折扣哦!”

  钱枫一听赵德柱的话,这才缓了一大口气,介绍熟人过来买药,钱枫当然欢迎,但之前压抑的气氛,没把钱枫吓得够呛,钱枫自己以为赵德柱和李一鸣二人发现了自己的药有猫腻,叫来二人要找回场子!

  钱枫也不愧是老油条,得知赵德柱的来意后,赶紧热情回道!

  “多谢公子爷的信任!我怎么对您,就怎么对您的叔伯,保证价格优惠,货真价实!我们《百草堂》假一赔三!人口皆碑,公子爷放心就是!不知公子爷的两位叔伯要采购什么样的品阶的灵草灵药?七品以上的都被您买完了,只剩下五品和六品了,不知......”

  赵德柱等的就是钱枫“假一赔三”这句话!他不说这句话,赵德柱和不陪他唱大戏呢!

  “我叔伯采购什么灵草灵药我不知道,但少东家刚才所说假一赔三可否当真?”

  此时的钱枫,眼里,心里都是慢慢的元晶,想着又可以坑一笔,哪还能细想其他,满嘴答应道!

  “当然!假一赔三是药坊不成文的规矩,我们也是受《灵草交易司》的监督!更别说我《百草堂》可是长安城四大药坊之一了!信誉至上!公子爷放心就是了!”

  赵德柱对李一鸣眨眨眼,表示可以行动了!然后赵德柱把乾坤戒交给李一鸣,李一鸣有圣瞳之力,可以看穿封印里的灵草灵药!

  李一鸣开始甄别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不一会,李一鸣就挑选完毕!

  李一鸣根本无需打开带有禁制的玉匣子,就能分辨里面的灵草,灵药是真是假,只见李一鸣把假的灵草,灵药全部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然后对赵德柱点点头!

  表示桌子上的玉匣子都是假药!

  钱枫被李一鸣这一顿“操作”给看傻眼了!心里已经感觉不对劲了!但心里素质还是过硬,主动问道!

  “两位公子爷,你们不是介绍叔伯过来买灵草,灵药的嘛?怎么把你们自己刚从我这买的灵草灵药拿了出来?你怕我们《百草堂》的存货不够?”

  赵德柱阴森一笑,笑得钱枫有点“头皮发麻”!

  “你存货够不够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卖假药给我,假一赔三,你赔钱吧!你可别不认账,这里的玉匣子我们都没打开,上面可是有你们《百草堂》的独特禁制,我们可是带了叔伯来的哦,莫见我们年纪小,就欺负我们!我们可是带着长辈来的哦!”

  到了现在赵德柱还是有点扮猪吃老虎,让钱枫一愣一愣的!钱枫也开始反应过来,这赵德柱哪是给他们介绍新的客户!分明是带着长辈来找自己的茬来了!

  但让钱枫疑惑的是,赵德柱既然没有打开禁制,怎么就能断定自己往灵草里面掺假?若是赵德柱打开了禁制,自己完全可以撇清干系,但现在装灵草的玉匣子,上面有着百草堂独特的印记,自己想要抵赖都很难了!

  但不死心的钱枫岂能轻易作罢,赔钱事小,影响整个《百草堂》的声誉事大!此时只能咬紧牙关,死不承认,看看还有没有别的途径,息事宁人了!

  “两位公子这是何意?难道不满意我《百草堂》出品的灵草,灵药?若是二位不满意,大可找我们退换,我看着玉匣子上面的封印还没破除,我们百草堂还是可以负责到底的!这就给您退换!不知道两位公子是想退元晶呢?还是换同品阶的灵草呢?”

  李一鸣一听完,感觉这钱枫真是印证了那句话!“无奸不商!”短短一两句话,就把刚才赵德柱所说的百草堂卖假药,引开话题!现在闭口不谈卖假药,而是要问李一鸣他们是要换还是退!

  不等李一鸣他们说话,钱枫已经用眼色让伙计们上来,要拿走这批假药!赵德柱一看,这还得了!暴脾气赵德柱,直接一身神力,一手拎起一个伙计,直接扔在一旁!

  “我说少东家!不知你是个白痴呢?还是聋子呢?听不懂我的话?我说你这些是假药!假一赔三,本金仙元给我,再赔给我三倍仙元!我警告你!我是带着长辈来的!你让你的伙计别再过来碰这些证物,你若不承认这是假药,我就当着你的面破开禁制!一验真假!”

  钱枫看到赵德柱那有恃无恐的样子,顿时心里在想要不要用强了!钱枫好好端详了赵德柱带来的两个所谓的“长辈”,一个一股子书生气息,不像什么高手,另外一个倒是魁梧不凡,倒像个高手的模样!

  钱枫心里已经有了决定,对着门口的伙计道!

  “关门,闭馆!今日《百草堂》有要事处理,把其他客人也请出去,这里有人滋事捣乱,我们百草堂身为长安城四大药坊之一,岂能任人欺负?”

  赵德柱对身旁的燕洵眨眨眼,说道!

  “燕大哥,这少东家是不是要关门打狗了?他都把我们当成狗了,你这副帅能忍?”

  燕洵看到赵德柱都这么说了,直接对着要关门的两个伙计一挥手,两个伙计东倒西歪,直接摔出门外!

  “我家公子不点头,你们敢关门?关一个试试?”

  钱枫虽然深有城府,但修为境界不高,但看到赵德柱一开口后,旁边的哪是什么长辈,看这口气,更像个属下,而且是修为高深的属下!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钱枫,立马捏着手里的传讯玉符!

  这枚玉符是他爹钱礼仁出门前交给他的,并吩咐他若是遇到什么棘手的问题,自己处理不了,可以输入灵力到这枚传讯玉符,自然有人出来帮他解决!

  但是切记,不到万不得已,不能轻易动用这枚玉符,这其中可是牵扯到“大人物”!

“第三百三十四章 ”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