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一起来看上帝(4000)

  河神!

  这张熟悉而又诡异的笑脸,正是吴良等人在地宫之外的河中看到过的那个河神,想要忘记这张笑脸可不太容易。

  所以……

  这一刻,吴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无魂之人”在后面跟着,“水鬼”和“木鹊”在空中盯着,现在唯一的退路又被不知何时进来“河神”挡住。

  这已经不是腹背受敌的问题,他们直接被水、陆、空全方位无死角的包围了。

  陆与空自然不必多说。

  而“河神”与“水鬼”本就是水里的东西,真要到了水里面,那也依旧是它们的主场,吴良等人说不定会死的更快。

  “完了,全完了,老朽今日注定便要命丧于此了……”

  看到“河神”的瞬间,于吉已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一副已经认命的绝望姿态。

  这次他的表现已经不能算是扰乱军心了。

  包括吴良在内,在场的所有人心中都清楚,于吉只是将事实陈述出来了而已,因此并没有人对他表示不满与斥责。

  毕竟,方才吴良能够想到唯一的办法,便是不计代价在“水鬼”与“木鹊”的袭击之下强冲出去。

  而现在,“河神”的出现瞬间便堵死了他们唯一的出路。

  鉴于此前那些尸首的惨状,吴良完全可以想象,哪怕是典韦这样的不世猛将,在同时面对“木鹊”与“河神”攻击的时候,应该也没办法做到全身而退。

  “木鹊”自是不必多说。

  身手敏捷、力量惊人、坚固异常!

  同时又占据着绝对的制空优势,而典韦则只是一个力量与耐力存在极限的人,如果没有特殊的手段,两者便是在绝对公平的情况下单打独斗,最终败下阵的也会是典韦。

  而现在,又多了一个“河神”。

  它虽然不似“木鹊”一般会飞,但战斗力却未必在“木鹊”之下,最为突出的应该便是它的咬合力,可不是什么东西都能够一口将人咬下半截的……

  眼下已经不是公不公平的问题。

  而是吴良等人想死在什么东西手中的问题。

  “无魂之人”、“木鹊”、“河神”、“水鬼”。

  如果非要选择一种死法的话,吴良不难想象,死在“木鹊”手中无疑是最痛快的选择,一击爆头,甚至都来不及感觉痛苦,便已经变成了一具死尸……

  “呸!”

  想到这里,吴良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连忙将脑中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拍了出去。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就连他也已经陷入了绝望,认为这次已经很难再有生还的可能,否则他又怎会开始考虑怎么死会比较痛快的问题。

  “公子,请将你那‘失魂香’给老朽闻一闻吧,老朽也没别的指望了,只求毫无知觉的死在这里。”

  坐在地上的于吉忽然又抱住了吴良的腿,揪着他的衣角眼巴巴的求道。

  我靠,这么好的死法我怎么没想到?!

  吴良一愣。

  为老童子的机智点了个赞的同时,果断瞪了他一眼,从他手中挣脱道:“没了!”

  “不可能,方才你还用‘失魂香’为孙业止血来着,老朽看得清清楚楚,怎会这么一会就没了。”

  于吉苦苦哀求道,“公子,你就给老朽闻上一闻吧,老朽随你这么久,没有功劳也总归还有些苦劳,你就成全老朽吧。”

  “……”

  吴良默不作声,他现在真的没有任何办法摆脱困境,可是又不愿就此轻易放弃。

  他在想。

  他还在拼命的想着办法。

  假如……

  他是说假如,假如最终真要留在此处,他还是会选择用“失魂香”成全于吉,也成全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他自己。

  这确实是个不错的死法,感受不到任何痛苦……

  “你这老童子怎地如此不醒事,公子既然不答应你,那意思还不够明显么?公子肯定还有办法能带我们逃离此地。”

  杨万里则走上前来强行将死乞白赖的于吉拖到了一边,一边如此说着话,却也是一边期盼的望着吴良,故作轻松状笑着向他确认道,“公子,我说的没错儿吧,你一定有想到了别的办法吧?”

  “……”

  吴良没有摇头,也没有点头,只是露出一抹不置可否的苦笑。

  “……”

  杨万里脸上故意摆出的轻松笑容渐渐垮了下来。

  与此同时。

  “哐!哐!”

  不远处传来两个沉闷的响动。

  是“河神”迈步向前走了两步。

  此时吴良等人才终于看清了“河神”的真面目。

  它竟也是一头机关兽!

  与“木鹊”略有不同,“河神”的身体看起来应该全部由金属组合而成,不过因为常年待在水中的缘故,金属的表面已经生出了一层墨绿色的青苔,看起来就像长了一身墨绿色的毛发一般。

  它的外貌有些类似于鳄鱼或是大鲵,四个爪子呈扁平的蒲扇状,这样的构造对它在水中行动很有帮助。

  一条尾巴大概有两米来长,末端还加了一个圆形的锤状物体,此刻这东西正举在空中,随着尾巴的缓慢摆动轻轻摇晃,这构造则有点类似于一种叫做“包头龙”的恐龙,可以想象这一锤子下去,不要说脆弱的人类,便是后世的坦克装甲恐怕也能被砸出一个大坑。

  而最令人无语的,便是它那咧着故意笑容的大嘴里面的牙齿。

  现在吴良等人终于能够看清楚这些牙齿。

  日积月累之下,这些牙齿已经完全锈成了黑色,看起来并没有想象中的锋利,甚至有些地方已经出现了缺口。

  但谁都不会怀疑。

  它这一口下去,照样能够将一个活生生人咬成两段。

  毕竟,这可不是一张普通的血盆大口,而是一张金属打造出来的咬合力惊人的绞肉机……

  最重要的是。

  它的体型要比想象中还大一些。

  连接青铜大门的那条通道大概有三米来宽,而“河神”便已经又两米五宽,长度更是达到了五六米。

  只要它愿意,完全可以将这条通道堵得严严实实!

  “机关兽!竟也是机关兽!”

  看到这一幕,吴良顿时燃起了一丝希望。

  他虽然也不敢完全确定,但如果真是机关兽的话,便很有可能与那“木鹊”有着一样的弱点,或许使用“污血”一样能够对其造成致命打击!

  就在这时。

  白菁菁也终于从二层返回,手中已经多了一片沾染了污血“爱心月事巾”,递到吴良手中道:“只有这么多。”

  “再给我一片干净的。”

  吴良回过神来,见这片“爱心月事巾”还很饱满,于是又问白菁菁要了一片。

  白菁菁也没多问什么,很快就从随身的小布包里面取出一片递上。

  而吴良则将两片叠到了一起,用力按压了一下,如此令那片干净的“爱心月事巾”也染上了不少污血,这才对典韦与杨万里说道:“这‘河神’也是机关兽,我们此前的办法或许依旧有效,即是说我们或许仍有舍命一搏的资本,眼下我们三人全部装配污血,典韦武力超群,专心对付那‘河神’,我与杨万里在旁为你掠阵,使那‘木鹊’不能干扰与你,你们二人可有意见?”

  后世关于三国武将有一种说法:

  典韦地面无敌,吕布马上无敌,若是叫吕布骑上典韦,那便是天下无敌。

  这虽只是一句玩笑话,但依旧从某种程度上反映出了典韦的强大战力。

  那“河神”看起来虽然很不好惹,但到了地面上典韦未必就没有一战之力,尤其只是需要将污血涂到“河神”身上,这应该不会太难。

  “杨万里愿意舍命一试!”

  杨万里立刻拱手说道,他那此前被“木鹊”震裂的虎口此刻却有些刺眼。

  “诺!”

  典韦则没有任何废话,只是应一声。

  ……

  于是三人很快准备完毕,硬着头皮冲出了“临冲吕公车”。

  “呼啦——!”

  头顶传来“木鹊”的响动。

  “杀!”

  典韦理都不理,此刻他浑身青筋暴起,每一个骨节都在劈啪作响,每一个毛孔都在喷涌着战意,迈开大步杀向“河神”!

  这便是“古之恶来”典韦的最强状态,只是进了一次公输冢,便连续爆发出了两次。

  这恐怕也是典韦迄今为止遭遇的最大危机!

  “来啊!”

  吴良与杨万里亦是紧随其后,守护在典韦身边的同时,抬头死死盯着那已经在不停的震动翅膀,加快了飞行速度随时准备袭来的“木鹊”。

  就在这时。

  “tui——!”

  “河神”忽然仰起硕大的头颅,发出一个沉闷而又奇怪的吼声。

  嗯?

  吴良不由得一愣,这难道就是“河神”的叫声?

  之前他虽居高临下远远看过“河神”,但还从未听到过“河神”发出叫声,因此并不知道“河神”的叫声应该是什么样的。

  只不过。

  伴随着“河神”这一声吼叫。

  那原本已经不断降低着飞行高度、进入了俯冲状态的“木鹊”,不知为何竟又在空中打了个旋,盘旋着重新升回了原来的高度,并且进入了一种不急不缓的巡视状态。

  这自然是“水鬼”在进行操控,吴良一直紧盯着它,确定它在听到“河神”那一声吼叫之后,便立刻又做了一些小动作。

  与此同时。

  吴良还注意到了一个细节。

  那“水鬼”在听到“河神”的吼叫时,脸上明显出现了诧异与担忧的表情,甚至还略微愣了那么一小下,而后才做出了相应的反应。

  所以……

  “河神”那一声吼,其实是在与“水鬼”进行交流?

  他很确定,“水鬼”是听得懂人语的。

  那么,那么一声发音奇怪的“tui——!”,若是非要与人语谐音对照的话,倒与“退”的发音完全一样……

  “这……”

  吴良隐约意识到了什么,但此情此景之下,他哪里有功夫往深了想,更何况还是没有确切证据的推测。

  他现在要做的,便是拼尽全力为典韦创造与“河神”单打独斗的条件。

  若是“水鬼”与“木鹊”果真不来帮忙的话,他倒也不介意寻找偷鸡的机会,趁“河神”不注意给它来上一记冷箭。

  毕竟身为一个年轻人,不讲武德是很合理的,也很和逻辑的。

  ……

  说话之间,典韦已经与“河神”短兵相接。

  “嗡!”

  不待典韦接应,“河神”便已发挥自己的体长优势,猛的一个转身,尾巴末端的大锤便夹杂着破空声向典韦面门上砸来。

  “嘿!”

  典韦不愧是典韦,面对这恐怖的雷霆一击,他依旧沉着冷静,奔跑的过程中猛地高高一跃,那大锤便仅以毫厘只差从典韦脚下略过。

  而仅仅只是这一瞬间的机会,依旧被典韦抓住。

  在大锤自典韦脚下略过的同时,他的一只脚竟还猛地向下踏了一下,刚刚好在那大锤上点了一下,而后便以这种令吴良与众人瞠目结舌的方式实现了空中二连跳,高高跃起的同时,手中的工兵铲与“爱心月事巾”一同居高临下向“河神”攻去。

  “!!!”

  吴良此刻真的很想对白菁菁喊出那句经典硬是台词:“菁菁,一起来看上帝……”。

  他发现自己此前虽然对典韦很是看重,但最终还是低估了典韦的战力,历史上典韦虽然在张绣所部的围攻之下死在了宛城,但那段历史记载并没有真实反应出典韦的战力。

  以吴良对这个时代正常兵士的战力了解,典韦绝对可以做到以一敌百!

  所以……

  将典韦留在我身边,对他而言真的是最好的未来么?

  吴良心中不自觉的又浮现出了不久之前刚刚出现过的想法,这样的猛士,这样的名将,跟随着他如此寂寂无名,实在是太可惜了。

  与此同时。

  “不自量力——!”

  那“河神”竟又发出一声吼叫。

  这次吴良与众人皆是听得明明白白,他一定肯定以及确定,这“河神”并不是在单纯的吼叫,它是在说话,说的就是人语!

  说话的同时。

  “河神”的身体已经在尾部大锤惯性的带动下,以极快的速度进行了一个360度的华丽转身,张开血门大口迎向典韦!

第三百四十三章 一起来看上帝(4000)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