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54章 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

  提心吊胆了两日之久,流沙速度才渐渐小,与此同时众人吃进口鼻的沙粒越来越湿。

  抬眼望,不知是否海市蜃楼,大漠中骤现浩浩沧海、巍巍古塔,气象万千,忽近忽远。

  “此情此景,当舒展几刀!”拖雷私底下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眼见沙与水雾堆迭,忍不住抽刀奔逐“海浪”。

  “等等我!”曼陀罗和四弟一样是个明快人,当即也携剑追进那空旷辽阔。

  “小心。”林陌注视她天不怕地不怕的背影,发自肺腑地关心。

  “好了伤疤忘了疼,前日谁差点被风沙拖走!”窝阔台望着拖雷摇头苦笑。

  “咦……”前面两小儿传回惊呼。

  众人循声而去,只看见沙丘之下,有湖泊星罗棋布,最近的那一方看着最大,橘色镜面倒映着黄天黄沙,倒也显得……不是清亮,是、浊亮?林陌凝神看自己倒影,冷不防微微一惊,身边久久无话的扶风忽然将他挽紧。他缓过神来俯首,轻拍她手示意无妨。

  “未必能喝!先让畜生试!”窝阔台赶紧打断拖雷捧水的动作。

  “哦,好。”拖雷应声收手,莫非正准备牵马去试,发现夔王对着他俩的方向暗暗啐了一口。莫非不解何故,估摸着他是壮志难酬、逮谁怨谁?

  可惜那湖泊不是淡水,不过,众人再跋涉一段后,终于发现一条新湖,林竹丛生,鸟鱼富足,水质清澈,甘甜可口。

  “既有绿洲,便预示有人烟。”白衣谋士说,绿洲往往是城市和风沙的交界之处。

  木华黎立刻遣速不台和博尔忽去探路:“这沙漠,不完全是不毛之地……”根据经验,恐怕有矿——

  那就有巨大的开发价值!

  

  速不台和博尔忽果然回禀:近前有城池,音译大月氏,据说城主是祁连山分支,但避世已久,和睦安逸无机心,以至于门户大开、城门口黄发垂髫怡然自乐。

  夺城不难,难在,如何在林匪觉察前,以二十人电闪般攻克万人?

  攻城为下,攻心为上,白衣谋士本就是算计人心的好手:“人少有人少的好,毫无危害,就像误入其间的无辜。”

  除了“无辜”的十几个过客之外,他的攻心策略里,最重要是有几个能引沙暴的高手,以及一个善于俘获人心的神人——

  剧情是这样的:千载难逢的沙暴过境,城门口老弱来不及逃生,千钧一发有神人从天而降,以擎天驾海之姿救苦度厄。这位气场强大之神人,偏还倜傥风雅,英俊而不冷酷,轻易便得人死力;一旦他受到万民拥戴,自然能极速获得城主信任,使之毫不犹豫就迎这二十人为座上宾……

  白衣谋士边说边投以目光,挑大梁,舍他林陌其谁。

  “到这份上了,谁还是无辜?”林陌不像在回答他,但却默许了他的要求。

  那一厢,绝地武士早已奉命准备刨沙。

  勠力同心,这环环相扣真是前所未有的一气呵成,白衣谋士从出谋到入驻只用了仅仅一个时辰!

  “哎,之所以这么快,是因为敌人太淳朴啊,不像林阡,狡猾……”时值傍晚,白衣谋士心满意足站在城头。

  不同于旁人亟待养精蓄锐,接下来他要抓紧一切时间骗此城万余军兵为他所用、以防林阡的麾下们神通广大到立刻追赶上来……“宣化之战,毕竟我从外打破、以逸待劳。林阡,如果我从头到尾都身临其境,武功和智谋,皆能胜你吗。”

  林阡,是他求之不得、梦寐以求的对手……

  晚宴他主动没去,四处察看城防,好在虽然弃置、年代并不久远,而且某些机关看来是洪瀚抒父子亲手设计。“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不少。”他有信心,哪怕城中军队滥竽充数,也能助他开动这台名叫大月氏城的破落机器。

  夕阳与大漠的交界被刻出深红色的棱线,虽苍凉,却雄浑,不经意间举起手指勾画那如血的余晖,又是踌躇,又不知怎地有些落寞:“残缺的风景,真迷人。”

  

  晚宴,没去的岂止一个。

  木华黎一进城就忙于推算这与众不同的沙漠里到底多少财物,看上去又得是夔王爷负责这事儿,所以夔王他老人家吃不上饭。

  木华黎在宣化“被陈旭打懵后昏招迭出”的状态正在慢慢修复,所以已经开始重拾对阿宓的疑心:如果她是转魄,她必会一有空就传行踪给林阡——那么,她得有“空”。她吃不上饭,负责监视她的人亦然。

  木华黎需要速不台和博尔忽在外巡防,保证十几里内都没风吹草动,故而他俩也没空吃饭。

  当然了饭桌上也得有些低等人试毒,万一这群天真无邪的祁连山人是演出来?

  莫非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低等人,反正是很不幸地被安排赴宴了,这表示他很难去通知林阡,哪怕这是祁连山主场。

  “主公把他们从六万打到两百,尽兴是尽兴,可苦了我。”人丁稀薄,工具人不足,情报很难发出,莫非也内心焦灼。

  一直以来就是这样,宋军越盛,宋谍越难。

  第二个原因,则是有个名叫花无涯的新人干扰,在宣化的时候莫非还不明白为什么木华黎突然器重起他来,战后才知道正是他炼化和进献的绝地武士、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蒙古军的燃眉之急。

  此人虽然是小律子的同乡、出身西辽,却一心一意效忠蒙古,争权邀功从来都写在脸上,恨不得给所有的挡路者都穿小鞋。虽说莫非比他官大一级,也得防着他平步青云后来居上——角色互换的感觉,现在的他多像当初的莫非?而莫非,报应一样,尝到了苏赫巴鲁的滋味。

  今日,好不容易花无涯有别的差事一早就被调开了,莫非才松了口气准备传情报出去。不然,不是贼也会被那小人盯得心虚。

  宴席较久,城主祖孙三代排队答谢林陌,莫非借尿遁到庭院拐角,物色了几个分身都不合格,眼看着一个六七岁的丫头往这边笑闹着跑,分辨起这丫头机不机灵、懂汉语吗、知道盟军?深思熟虑,晚了两步,被那丫头擦肩跑过去了,转头正要唤住,蓦地暗地里一声啸响,紧接着花园里乍起三个黑衣人,手里大刀明晃晃地,直冲着另一个方向喝:

  “转魄!可算露了馅!”

  莫非一怔,见院门口确实鬼祟摸进个不速之客,头发微卷,高鼻深目,肤白如雪,仔细分辨原是阿甯,提刃自卫,只守不攻:“众位……误会……”

  “今夜宴席,没让你在。为何擅离职守,还潜入此地窃听?”木华黎立刻就来,发现落网的大鱼不是阿宓,反而是她的姐姐,不知算成功肃清还是没?

  莫非一身冷汗:居然在肃清?蒙古军的肃清一直是明着来,可这次竟然暗着!而且负责拉网的是花无涯!也对,此人基本不可能是宋谍,所以,今夜他的差事其实是监视……还好他监视的对象不是我!否则……

  莫非也不是没经验、没警觉,而是想不到就二十个人了还能搞这事?

  “孩子烧得厉害,我,我是想来寻军医看看。”阿甯胸前原还裹了个婴孩。

  “金帐武士,地脉首领,连公私都分不清,还是故意分不清?”窝阔台冷笑一声,这婴孩你能提?它若是林阡的种,不就是你的原罪?

  阿甯的脸刷一下惨白:“……”

  “别啊,甯姐正是为了公事才……”拖雷知道阿甯本是父汗想许婚给三哥的,哪能见他们不睦,赶紧劝和。

  “当初强说它是林阡的儿子,只是为了在南宋盗取情报能便利,如今,竟成了我在蒙古举步维艰的障碍?”阿甯抬头,鼓足勇气质问。

  “那它是吗?!”窝阔台追问。素来真情不形于色的他,最在意的就是阿甯。

  “谁知你今日是否也是用它当盗取情报的工具?”木华黎也冷冷说,间谍被林阡改造的事又不是没发生过。

  阿甯双肩一颤,还未回答,就有博尔忽的鸣镝传入:有敌情!

  肃清中止,众人惊疑:“林阡这么快就来?”说曹操曹操到?

  “不是林阡本人,来者博尔忽不认得。”莫非克制住喜悦的心情,翻译起玄黄二脉的情报。

  “不管谁来,必先给城主拜帖,且回宴会?看城主态度有否变化。”拖雷保持清醒,总算息事宁人。

  

  萧骏驰确实已到十里外,探子也发现了敌军的反客为主。

  “这是最糟的情况。”萧骏驰一旦得知门户未敞,就意识到大月氏城已经换防。

  当务之急,对城中示警。蒙古军毕竟人少,不可能防得面面俱到。

  但愿素洁阿姨还留了些斗争经验,看得懂城前的祁连山信弹吧。

  

  不过,城中人枉费了萧骏驰苦心,没打出他想要的里应外合——

  洪老太看懂了,也装得好,可偏巧流露给了孙女,孙女年幼,可藏不住,

  这不,刚刚莫非遇到的那个活蹦乱跳的七岁女童就是她了,哼着歌儿被林陌俯身亲切地揽住:“怎么,这么高兴?”

  “萧伯伯要来!”一句童言,全场色变,答谢宴瞬间转作鸿门宴,城主还来不及下蒙汗药的手遽然被砍断。

  “时间紧,来不及骗了只能逼。”白衣谋士闻讯而来,果决劫持城主全家三十口,意在驱使城中军队效力,以及强迫城外萧骏驰退兵。

  “萧骏驰,怎会那么快就到?”窝阔台仍沉浸在未完成的肃清中。

第1954章 回看射雕处,千里暮云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