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形势

  白玉莲带着三千海军陆战队的战士马不停蹄日夜兼程的赶到了千山县。

  他们未曾停留,也没有进入千山县,而是绕了过去,向出云山方向狂奔而去。

  傅小官给他的命令极为紧急,大夏尚书令燕熙文深入千山县,而今就在黄塘镇的下山村!

  这家伙带人抢了千山县粮库,极有可能引起崇州知州宗时计的注意。

  傅小官担心宗时计会狗急跳墙,做出对燕熙文极为不利的事来,白玉莲不敢大意,若是大夏的宰辅被宗时计劫持为人质,那可就闹出了大笑话来。

  吏部和刑部的官员坐的是马车,他们还需要几天才能抵达崇州,在宗时计尚未落马之前,一切都是变数。

  “全体都有,加快速度,翻越了这座出云山咱们就抵达了目的地!”

  ……

  ……

  宗时计的车队已经过了出云山。

  府兵比他更前一步,只是府兵在出云山下停了下来,并没有前往下山村。

  黄塘镇镇长杨韦安排在山上的哨兵当然发现了这一情况,他们飞奔而回,极为惊惧的将这一消息告诉了杨韦。

  杨韦被吓得差点魂都没了,他连忙出了黄塘镇,深一脚浅一脚的向下山村奔去。

  宗时计此刻下了马车,因为这边的山路更为狭窄崎岖。

  “说来本官在崇州这么多年了,这地方还真没来过。”

  他抬头望了望天,“山那边还是艳阳高照,来到山的这边却下起了雨来。”

  “一山之隔便是两重天。”

  “倒是和秦岭有些像。”

  他身边的大管家宗堂连忙躬身回道:“老爷,您还记得秦岭那地方?”

  “当然,秦岭那地方原本是很穷的,但大夏初年那条金牛古道就被拓宽也整平了。从此之后金牛古道就繁华了起来,成为了剑南道出渝州的重要商道。”

  “就连褒城也受益,据说褒城而今也繁华了起来。”

  “这出云山这路其实也可以好生修整一下的……”

  这句话他没有说完,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若是在上任之初有来过这里,或许自己真会把这条路给修好。

  至于现在……现在哪里还有这份心思。

  “走吧,这雨看来是要下,到了下山村只怕就快黑了。”

  ……

  ……

  下山村,李二牛家。

  “燕老爷、燕老爷……”

  燕熙文从堂屋中走了出来,“杨镇长,啥事这么急的?”

  “不好了,燕老爷、”杨韦咽了一口唾沫,“府兵、府兵来了!”

  燕熙文一怔,皱起了眉头,“府兵?这么说是崇州知州宗时计宗大人派来的?”

  “是,肯定是,只有知州才能调动府兵!”

  “有多少人?”

  “恐怕有三五千!”

  “哦,他们现在在哪?”

  “就在出云山脚下。”

  “没过来?”

  “……没过来,好像、好像在等什么。”

  “燕老爷,他们肯定是奔着劫了粮库那事来的,要不,咱们都进山里去躲一躲?”

  燕熙文咧嘴一笑,“躲得过初一躲不了十五,他们若是就呆在这不走了,咱们岂不是会被困死在山里!”

  “无妨,齐山!”

  “属下在!”

  “叫其余人将枪和弹药都准备好了,若是府兵敢来……只管杀了!”

  “属下遵命!”

  张齐山去交代那十个战士了,燕熙文这才看向杨韦,说道:“是你带着村民们去山里躲一下,这件事因我而起,当由我来收尾。”

  李二牛一听,“我不走,杨镇长,你去问问有多少村民愿意走的,你带他们进山,不愿意走的村民……就请他们带着镰刀锄头到我李二牛家里来!”

  “老子受够了,燕老爷是为了我们好,老子这次哪怕豁出去这条命,也要将那些府兵赶出下山村!”

  杨韦这就没办法了,“好,那我这就去每家每户问问。”

  两个时辰之后,来到李二牛家的人越来越多。

  这都是下山村的村民,燕熙文而今都已经熟悉,这一瞧居然没有一家一户离开,甚至那些女子妇人们也来了。

  她们没有武器,手里握着扫帚或者棍棒。

  “哎……”燕熙文摇了摇头。

  他很感动,但同时他也很明白凭着自己的十一个人十一条枪,对方数千人同时扑来,肯定是挡不住的。

  那将是一场肉搏。

  卫戍部队的战士虽然出至海军陆战队,确实有以一敌十之能,但也架不住对方人多啊。

  他没有去劝这些老百姓离去。

  因为这是守卫他们家园的战斗!

  他们需要这样一场战斗,只有在这场战斗胜利之后,他们才会明白他们有保卫自己家园的权力。

  这是在用血来让他们觉醒,代价有些沉重,但从此往后,他们的子子孙孙都会明白这个道理。

  雨依旧簌簌而落。

  李二牛家挤满了人,却沉默无声。

  村民们也知道这将是一场恶战,只是他们也明白哪怕是打赢了也是暂时的,因为接下来会有更多的府兵前来。

  那时候,这下山村,这黄塘镇,恐怕也就不能再呆下去了。

  就算如此,也无人退却,因为他们已经无路可退。

  入暮时分。

  他们没有等来府兵的围剿,却等来了一行人。

  宗时计带着几个侍卫踏进了李二牛家的院子,他站在了院子中,视线落在了屋檐下,他看见了坐在门前的燕熙文!

  果然是燕熙文!

  燕熙文当然也看见了宗时计,转眼之间数年不见,曾经在金陵见过一面的那少年,而今生出了胡须,面色也没有了曾经的朝气,倒是成熟了许多。

  “臣,崇州知州宗时计,拜见燕相!”

  宗时计一撩衣摆跪拜在了燕熙文的面前!

  按照大夏而今的礼节,跪拜礼早已被废除,但宗时计依旧跪了下去。

  跪得干干脆脆,丝毫没在意膝下湿漉漉的泥土地。

  所有的村民们一惊,这位是崇州知州大人?

  他们的视线从宗时计的身上移到了燕熙文的身上……这位是燕相?

  燕相是个什么官?

  显然这位燕老爷的官儿比那位崇州知州更大!

  原来燕老爷是朝廷命官!

  燕熙文依旧坐着,他看着雨幕中跪在地上的宗时计,看了许久。

  “你其实不该来。”

  “下官来迟,还请燕相恕罪!”

  “你之罪,不在于来迟,而在于……这些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村民们!”

  “下官明白了,还请燕相给下官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燕熙文眯起了眼睛,忽然笑了起来,“是不是我不给你改过自新的机会,你就带着那几千府兵来把本官杀了?”

  “下官不敢!下官给燕相带来了一些礼物,还请燕相笑纳!”

  “哦,拿来给本官看看。”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形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