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家

  那天雨下得很大。

  像是天上哪条河决了堤,水从天上往下倾倒。

  事隔这么多年,很多细节都已经模糊了。

  她唯独印象深刻的,是雨很大。

  当时是晚上,她正在房间里抄写齐律,白天玩疯了,晚上总要补一些功课,免得爹爹回来说教。

  奶娘在旁边纳着鞋底陪她。

  外间的雨声哗啦啦啦,时不时一道闪电照亮窗外,伴随着雷声轰隆。

  以至于急促的敲门声响起时,她并没有第一时间听到。

  直到又敲了一阵,奶娘才起身去开门。

  她也好奇地往外看,因为爹爹说要过几天后才回来的。

  这么晚,会是谁呢?

  她不怕坏人,没有坏人敢来她家,她爹爹就是专门抓坏人的。

  奶娘开门的一瞬间,她只听到“砰”地一声响——

  一团黑影跌进屋子里来。

  那黑影仰躺在地,眼睛闭得很紧,嘴唇乌青,脖颈上有一个很大的刀口,血还未流尽……

  爹爹回来了。

  后来有一双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乌爷爷好像愤怒地在骂着什么。

  她全听不见了。

  她的耳中嗡嗡嗡嗡,一会又是雷鸣轰隆。

  她的眼前不是漆黑,而是殷红。

  到处都是血……

  那个血淋淋的、狰狞的刀口,这么多年来,始终暴露在她的眼前。

  她总能看见。

  他们说爹爹是自杀……

  他们说天下最好的捕头,查案不力,畏责自杀。

  而她只记得父亲说,青牌的荣耀,值得用生命中的一切去捍卫。

  当很多的声音又开始争吵时。

  林有邪在黑暗里睁开了眼睛。

  平静地坐起来,离开床榻,在一片漆黑中,走到了靠墙的条桌前。

  她的“闺房”应该不同于世上任何一个女人的住处,满屋都是瓶瓶罐罐、各类卷宗、法家典籍、以及一些稀奇古怪的“证物”。

  但并不混乱。

  所有的一切都分门别类,排列得整齐有序。

  父亲说,做事情一定要有条理。无论多么复杂的案件,只要把它所有的细节分门别类整理好,真相就一目了然。

  她听话的。

  她努力地学齐律,很多年不贪玩。

  心跳得很快、很辛苦,她按比例配了一些药材,开始捣药。

  木杵在石臼里……

  笃笃笃,笃笃笃。

  ……

  ……

  从公孙虞的表现来看,他明显是知道一些什么的。

  但既然他不愿意说,姜望也不想强迫。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你可以是对的,但这不代表别人就是错的。

  以己责人,是魔中之魔。

  也许不择手段的人怎么都能在公孙虞那里刮点什么信息出来,杨敬出马也不可能留得住他。但姜望如果愿意不择手段,他又何必辛苦来找公孙虞?

  人和人的不同,总归是有所为,有所不为。

  回到临淄的时候,天已微明。

  在影卫的掩护下,姜望悄悄回到自己的宅邸,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这个夜晚,他也的确一无所获。

  他并不沮丧。

  公孙虞的境遇,本身就是一种线索。

  身为名家门徒断了舌,身为长生宫主的心腹却选择隐居,这些不可能毫无因由。

  他具体在什么时候离开的长生宫?长生宫在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能够把公孙虞逼到这步田地的事情绝对不多。

  答案就在苦痛中。

  影卫的调查需要一些时间,北衙那边暂时也没有什么消息传来。姜望在府里修炼了一阵,直到管家过来提醒时间,便施施然出了门。

  左腰佩长剑,右腰系白玉,青衫磊落,自是临淄好少年。

  马车是早已备好的,载上姜望,车夫便扬鞭直赴摧城侯府。

  前些天李龙川就提过一嘴,让他今日去家里吃顿便饭。总归是已经答应了的事情,姜望自不会轻易爽约。

  及至侯府前,马车停下。车夫虽新招来不久,也被管家专门训练过,懂得规矩,持了名帖就要上前。

  摧城侯府里早有管事的迎出来:“是金瓜武士家的吧?”

  见得姜望钻出马车,又忙招呼道:“爵爷!我家少爷早吩咐了,您来了就直接进去。”

  管事的一边给姜望带路,一边叫人过来招呼老姜家的车夫。

  也不是第一次来摧城侯府了,姜望轻车熟路地跟着往里走,没几步,一位额缠玉带的英武公子就大步走了出来。

  “姜兄!”他热情招手,笑得灿烂。

  姜望跟着笑了笑:“不是说就吃个便饭么,怎么还这么正式地出来相迎?”

  “没办法啊。”李龙川故意酸道:“混官场可不得会拍须溜马么?我现在有了官身,不得不为前途考虑……您可是三品金瓜武士!”

  酸人这一块,他比许高额还是差远了。

  姜望压根不接他这个话茬,左右看了看:“今日还请了谁?”

  李龙川拉着他的胳膊直往里走:“就你一个!”

  姜望被他拉得大步疾行,还抽空问道:“说起来,咱们在哪里吃酒不是吃,怎么非得来你家?”

  李龙川翻了个白眼:“我家厨子伺候不起你是怎么着?”

  侯府庭院深深,李龙川是自小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生就贵气。姜望白手起家,挣到如今的位置,却也不会露什么怯,一路嘻嘻哈哈地便走过了。

  及至到了膳厅,姜望才察觉这顿“便饭”的不同寻常,几乎生出掉头就跑的冲动来。

  膳厅里赫然坐着李老太君、当代摧城侯李正言、摧城侯夫人李韩氏、东华学士李正书……

  倒不是见着长辈就心虚,问题在于,这膳厅里除了他们之外,就剩李凤尧和李龙川姐弟俩。

  显然是家宴性质,而且还是最私密的那一种。

  他这么仓促地撞过来,就很有些煞风景。

  再者说,若是早知有这些长辈在,他哪里敢掐着吃饭的时间来?

  不说天不亮就来候着,怎么也得提前一两个时辰,表现一下他姜青羊的知书达礼。

  现在倒好,竟似一桌人都在等他。

  除了李龙川,他当得起谁等?

  故而诚惶诚恐,脚下发虚。

  “好孩子。”李老太君笑眯眯地招手:“来来,坐我旁边来。”

  李老太君坐在上首位置,她的右手边,坐着李正书,李正书再过去,是李正言夫妇。

  李正言虽然爵位更高,但李正书更年长,在家宴里这样坐没什么问题。

  老太君左手边,空了一个位置坐着的是李凤尧,李凤尧再往左的位置,李龙川已经走过去坐上了。

  显然那个空的位置,是留给姜望这个客人的。

  在这位老太太面前,姜望实在没有拒绝的权利,虽然没能摸清楚头脑,还是一一给老太君、摧城侯夫妇、东华学士行了礼,乖乖地走过去,坐在了李老太君旁边。

  堂堂星月原之战的最大功臣,敢问神临之下谁第一的人物,愣愣地坐在老太太旁边,像一只缩起来的小鹌鹑。

  “今日是祖母大人的寿宴,她老人家想着叫你来坐坐。”李凤尧端坐着,轻声点了一句。

  姜望赶紧起身,又对着老太太行礼:“我这,太失礼了!”

  若早知今日是李老太君寿辰,他姜青羊再拮据,也不会薄了寿礼。现在两手空空就来了,叫外人知道了,还指不定怎样笑话。

  “坐着说话。”老太太拉着他的手,把他按回座椅,嗔道:“才来临淄没多久,跟谁学的这些无用客套?是不是龙川?我李氏世代将门,可不兴这些有的没的!”

  李龙川叫屈道:“我自己都不知道什么叫客套,拿什么教他去?”

  姜望埋怨地看了他一眼

  他又无奈道:“老太太不让我说,我怎么敢说?”

  “好孩子,是我让龙川哄你来的。”老太太拍了拍姜望的手背:“年纪大了,受不得吵嚷,更不愿叫他们操办,铺什么排场。就想关起门来,自家人坐一坐。你不会怪奶奶吧?”

  这话一出,李正书只是面带微笑。

  李正言提杯的手顿了顿,旁边的侯爵夫人李韩氏,则是再也压不下眼中的讶色。

  显然这一大家子,事先都不知道老太太会说出这样的话。

  这话里话外,已是把姜望当自家人!

  姜望实在有些受宠若惊。

  以石门李氏的地位,李老太君若要正儿八经办寿宴,只怕大半个临淄城都要惊动,姜望今天马车挤不挤得进来还是两说。

  尤其是在雷贵妃案推进的关键时刻,在他被人通过车夫威胁过后……

  老太太这是在给他撑腰呢。

  “能陪着坐一坐,是姜望的荣幸……”姜望吭哧了半天,终于是道:“奶奶。”

  “好孩子。”老太太笑逐颜开,吩咐道:“开席吧。”

  等候多时的下人们,自是鱼贯而入,奉上各样珍馐。

  宴上老太太不断给姜望夹菜,一会儿问问这,一会问问那。

  整个饭桌上,就他们俩在说话。

  其他人全都默默吃饭,只有老太太点到名字,才答上两句。

  由此也可见老太太在这个家里的地位,的确是至高无上。

  姜望有些不是很自在,但也无须否认,这段时间有些烦乱的心情,在这种家常叙话中,逐渐宁静了……

  很小的时候起,他就是跟父亲相依为命了。

  他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爷爷奶奶、外祖父外祖母,这种长辈隔代亲厚的经历,他几乎没有过……

  想来若是有奶奶在,也该是李老太君这般慈祥的。

  不知不觉,宴至尾声。

  老太太饮过香茗,慈和地看着姜望:“奶奶年纪大了,吃饱了就犯迷糊,便不拉着你翻来覆去说废话了,且让凤尧陪你去园里逛逛……”

  “奶奶,您不用操心。”李龙川当仁不让站起来:“我带着姜兄去外间……”

  他又坐了下去,默默给自己再盛了一碗汤。

  老太太收回眼神,仍是笑吟吟地瞧着姜望。

  姜望就算再迟钝,这会也看得出来老太太的意思,不由得大为窘迫。

  倒是李凤尧大大方方地站起来:“走吧,青羊。”

  “欸,好。”姜望也没有什么别的话好说,对几位长辈一一行过礼,便起身跟着李凤尧离开了。

  李老太君自是一口一个好孩子。

  李正书、李正言都含笑回应了。

  不知是否错觉,唯独摧城侯夫人的脸色,不是太好看。

  姜望没有什么计较的资格,也不是会计较这些的性格,只闷头跟在李凤尧旁边走。有点莫名其妙的紧张,还有一些无所适从的尴尬。

  天可怜见,他还是第一次被人牵这样明显的红线,而对象还是冷艳无双的李凤尧……

  老太太笑眯眯地瞧着这两个孩子的背影,越看越是满意。

  待得他们的身形消失,她的笑容也跟着消失了。

  “瞧瞧,多有礼貌的孩子。”她不轻不重地道:“可惜有些人,一大把年纪了,还不如一个孩子懂事。”

  摧城侯夫人脸色难看,但毕竟不敢说什么。

  祖母和母亲之间的暗涌,叫李龙川头大万分,恨不得把头埋进汤碗里。

  李老太君轻哼一声,便将茶盏轻轻一推:“老太婆回院里去了,免得碍了谁的眼。”

  李正书眼里噙着笑意,连忙起身搀扶:“娘,我送您。”

  李正言亦赶紧站了起来:“兄长,我来送母亲吧。”

  “可别。”老太太轻瞥了他一眼:“侯爷是一家之主,怎么能失礼送老婆子?还请坐下。”

  被迁怒的李正言无奈坐下。

  老太太则在李正书的搀扶下,慢悠悠离开了膳厅。

  李老太君一走,李韩氏便看向了丈夫:“侯爷,你评评理?”

  李正言大感头痛,火速搬出万用句式:“老太太年纪大了,且由着她开心……”

  他顿了顿:“再说姜望挺好的……”

  “我不是说姜望不好,我也不是反对。”李韩氏不满道:“凤尧她总归是我的女儿吧?我都没怎么跟那个姜望接触过,老太太就已经这般……多叫人看轻呢?”

  默默旁听半天的李龙川,翻了个白眼:“谁能看轻我姐啊?”

  “有你的事吗?”李韩氏怒视之。

  李龙川缩了缩脖子,继续喝汤。

  “好了好了。”李正言劝道:“这事主要看两个孩子的意思,成与不成还是两说。咱们是谁能做得了凤尧的主?”

  “喝完了吗?”李韩氏盯着李龙川穷追猛打:“喝完了赶紧的,不知道自己碍眼?”

  “喝完了!”李龙川火速把碗放下,脚步一抬,便已逃遁。

  李韩氏这才转回头,看着丈夫,委屈巴巴地道:“我这不是气不过嘛,别的也就罢了,尽可依着她。凤尧的大事情,她老人家也不跟我商量一声……”

  李正言压低了声音道:“这事是老太太不对,为夫知晓你的委屈……”

  “咳。”他的声音恢复正常:“过两日我要去朱禾巡边,夫人可愿随行啊?”

第二十二章 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