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百二十七章 赌城里

  绝神谷再往东北行去,便是赌城。

  悟虚本想尽快去伊春。神潜传讯来,要自己速去一观。悟虚担心去迟了,便观不到了。也许伊春那里,类似绝神谷的情景,但总要去了才知道。但悟虚站在谷外,竟然感觉有些地动山摇,恍恍惚惚,犹如大病初愈。想不到方才在绝神谷,穿越时空,游历未来世界,竟然耗费了如此多的神识。

  悟虚只得再次遁入虚空法界,盘腿而坐,然后试着沟通海音螺,徐徐导来其中众生信念,以观世音菩萨法相而作观想,恢复神识。不过悟虚如今不在雍州,与海音螺的感应弱了几分,却是急不得。待到神识恢复了八九成,已不知过了几天几夜。

  悟虚出了法界,朝着绝神谷望去,又是有些感概。

  自己,比那任峥、任飞二人,境界修为还要高些,神识也强大不少。但他二人走时,至少那任峥,神气颇足。这里面或许有那方形法宝的因素,但悟虚直觉,他应当是有所际遇,否则不会是几乎没有神识恢复的时间。别人的机缘,是别人的;但自己,却没甚机缘,顶多有些莫名的感概加伤感。要知道,那时空隧道另一端,可是自己前世所在的世界。悟虚心中,不由记住了任峥这个名字。此人,日后恐怕会再见,或者声名鹤起自己还会再听闻。

  正如是想着,前方的赌城方向,传来剧烈的灵气波动,还有隐约的喧嚣声。紧接着,便有两道身影,疾速飞来。

  悟虚定睛一看,正是任峥、任飞二人!此刻,这二人显得有些狼狈。其后面有一群修士,气势汹汹,紧追不舍,那为首之人,悟虚也认得,正是那赌城城主霍董。

  这霍董,悟虚记得乃是真灵修士,又是土生土长的玄阴星修士,怎么没有飞升上周天星辰大阵,反而一直待在赌城?

  “明虚大师,快走!”国字脸任峥,忽然对着悟虚喊了一声,“这些人输红了眼。”

  顿时,便有几道充满敌意的神识朝着悟虚而来。

  悟虚,摇摇头,即刻答道,“这位施主,认错了人,小僧妙虚是也。”

  就这么一句对答之间,任峥、任飞,还有其身后霍董等人,已经全都飞到了不远处。

  任峥、任飞,自来熟一般,直接飞至悟虚近前。

  “原来是有接应!”那霍董冷笑一声,神情比哭都难看。其身后十余名修士速度不减,将悟虚、任峥、任飞三人团团围住。

  想不到霍董居然也没留了下来。不知道是否会认出自己来。。。。。。悟虚不动声色地站在那里,心中快速盘算着。

  “道友今日若能鼎立相助,我师兄弟二人,愿将此次所赢得的百万灵石,悉数与道友平分。”那任峥见悟虚脸色有些难看,急忙暗中传讯过来。

  一百万灵石?!悟虚心中一惊,如今一百万灵石可是一笔极大的灵资,想不到任峥二人竟然短短时间便从赌城赢了这么多!也难怪那霍董这些人,一个个气急败坏的样子,恐怕整个赌城如今也就几百万家当吧。但要从霍董这样一个以赌入修的真灵修士手中,赌赢一百万灵石,这任峥莫非也如李林珊一般,是有大气运之人?

  悟虚环顾四周,围住自己的赌城修士中,有两名熟人,贾明和魏尚,他们一左一右分别带着三名修士。看着人多,不过都是真人层级,自己若是趁霍董不备,祭出法界,应该有七八分把握,带着任峥、任飞离开。但这样的话,必然暴露了自己的身份和行踪。到时候,恐怕会引来许多更大的麻烦。

  正如此想着,周围贾明魏尚等人,在霍董的示意下,开始动手了。六道颜色各异的光华,在空中化作六只巨大的魔爪,朝着悟虚三人激射而来,全无死角,相互呼应,显然是套合击之术。

  “道友小心!此乃六极销灵手,极为难缠,轻易沾染不得!”任峥一边提醒悟虚,一边与任飞,祭出那方形法宝。一道道蓝色光幕,将他二人罩住。他二人借此掩护,依旧不断飞闪,显然对于这所谓的六极销灵手颇为忌惮。

  悟虚暗中祭出法界,快速隐遁虚空,却也不出手,只在法界作壁上观。任峥,想拉自己挡枪垫背,自己岂能轻易如其所愿。

  那任峥,刚“好心”提醒悟虚,便看见悟虚瞬间彻底消失,不禁睁大了眼睛,露出一丝不信的神色。

  赌城这边的贾明魏尚等人,包括在一旁坐镇指挥的霍董,也都是脸色一变,在他们的感知下,悟虚的气息完全消失,好像从未在此出现过一般。

  很快,那霍董冷笑一声,伸出像鸡爪一样的手,五根手指又瘦又长,灰白灰白的,连指甲也是。每根手指指头,冒起一丝丝灰色灵气,朝着四周飘散去。这些灰色灵气,在空中飘散一会儿,便如青烟般消散,但四周虚空中却多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这些东西,悟虚在虚空法界中,能够清楚地感应到。不是灵气,任何波动,更没有任何颜色和气味,六识无法识别。悟虚只是心中感应到周围暗中多了这些东西,而且对自己的法界有着明显地排斥。

  霍董也似乎感应到了悟虚法界所在,五指飞动,那些暗中的东西犹如章鱼触须,迅速蔓延伸展过来,想要将悟虚法界围困缠绕。

  这是什么魔功?!悟虚震惊之余,即于法界祭出观世音菩萨法相,法相持杨柳,诵六字真言。虚空中,佛光一闪,悟虚御使着法界飞了出去。

  既然如此,悟虚灵机一动,干脆加快速度,朝着赌城飞去。

  那霍董,随即也醒悟过来,暗道一声不好,一边吩咐贾明魏尚等速速拿下任峥、任飞二人,一边也急急飞回赌城去。但飞到半途,却又停了下来。他脸色阴晴不定,站在那里,分出神识,同时关注着赌城和绝神谷外之处。

  悟虚见其如此行事,继续潜行飞至赌城上空。这魔域不同于大周朝,一应城池要地,先前的护城大阵禁制等,都还在。但悟虚若是想进去,却是轻而易举的。

  悟虚朝着绝神谷方向看去,任峥、任飞二人凭借那奇特的方形法宝,在贾明魏尚等围攻之下,未露败象,还能支撑一时半会。于是,便尽力收敛法界,无声无息地飞过赌城城门,然后直奔那城主府而去。

  赌城城主府,看上去就像一个金碧辉煌的赌场。灵气激发的彩灯,在城主府上空,到处都是,旋转不已。那五颜六色的光线,不分昼夜,将整个赌城的照耀,折射出形形色色的赌斗场景。这似乎有某种秘用。

  悟虚默默感应了这些彩灯之后,径直朝着那光线汇聚之处,飞去。片刻之后,便来到一气息禁制最为森严之处的阁楼前。

  悟虚仔细打量了一下,继续向前,直接来到阁楼顶层。

  里中,坐着一个垂头老者,一身麻衣,气息不显。这名老者,忽然抬起头,睁开浑浊双眼,朝着悟虚法界所在方位望了过来,“阁下何人?还要赌么?”

  这老者,面容与霍董一模一样,只是气质气息截然不同。

  悟虚透过法界,故意沉声说道,“阿弥陀佛!小僧不是来赌博的,小僧是来打劫的!”

  悟虚话音刚落,那老者气息随之一变,双眼透出一丝狠戾,“竟然敢到这里来,那便留下吧!”好似变了一个人。

  这才是那先前见面的霍董!分身?还是。。。。?

  悟虚来不及细想,疾退去。只是,悟虚却是小觑了霍董,或者说小觑了这赌城护城大阵。城主府那百余盏彩灯,齐齐朝着悟虚法界照射来,悟虚法界随即停滞了下来。

  到此刻,悟虚恍然大悟,先前在绝神谷外,霍董施法使出,六识难感,暗中莫名的东西是什么!是气运!

  赌博,赌的是运气,更深一点讲,是气运。那百余盏彩灯,聚集起众多赌徒的气运,却能定住悟虚法界。这是悟虚所未曾料到的。

  “阁下究竟是何人?”霍董,推开窗,站在那阁楼中,对着虚空,神识传讯问道。他倾尽所有手段,似乎也只能将悟虚暂且留下来。

  这时候,也不知任峥、任飞二人逃走了没有?又或者已经被拿下?悟虚只答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小僧妙虚,云游至此,却被连番误会,还请城主大人见教一二。”

  霍董,眯着双眼,半晌复又说道,“如何见教?既然阁下想出这围魏救赵的计策,老夫也已经回到城中,何不赌上一局?赌那二人是否能够逃脱。”

  闻听此言,悟虚心中一动。任峥、任飞二人,究竟如何?自己萍水相逢,帮到这里,已经可以问心无愧了。依着这霍董的提议,自己倒是可以趁机检验一下自己的气运。至于准不准,倒是另外一回事。

  那霍董忽然扬手,撤去那些旋转彩灯,飞出阁楼,坐落在前方花圃边的的石亭中,似乎笃定悟虚要赌一把。

  悟虚依旧在法界中,只传讯出去,“具体怎么个赌法?”

  霍董,笑了笑。石亭中有两只酒杯,他取了一只,漫不经心地饮了一口,“大师以为如何?”

  悟虚,想了想,“小赌怡情。便是方才的情景,若是那二人逃脱了,霍城主当如实回答小僧一个问题。”

  回答一个问题,这个赌注,看似无伤大雅,实则可大可小。

  谁知,霍董却没有追问,想也不想,只说道,“若是大师输了,也须得如实回答老夫一个问题。”

  倒也公平。不过还是那句话,问题可大可小,不确定之下,又是另外一种赌。但到了这时,断不好反悔,悟虚略作沉吟,便应承了下来。

  霍董随即放开护城大阵一角,悟虚神识外放。城外的情景,一目了然。

  任峥,果然是有些门道,或者气运的。他见霍董离开,一直没回来,寻了个时机,将灵石不要钱似地投入手中方形法宝,激射出道道六角晶蓝光芒,斩断贾明魏尚等的魔爪,飞驰而去。

  贾明魏尚等,紧追不舍,片刻之后,却被霍董传讯叫住了。

  “广圳城,不过一处小镇。百信门,也不过一不入流宗门。只不过,因缘际会,独立出来,却不想如今益发的野心勃勃,竟然拿着仿制的逆天令到处招摇撞骗。”

  石亭中,霍董缓声说道,用语甚重,但语气却是淡淡的,似乎根本没有将任峥、任飞放在眼里,只权作与悟虚的赌后说辞。

  原来那方形法宝,便是逆天盟的逆天令的仿制品。难怪很是有些玄妙。。。。。。。悟虚如此想着。

  那霍董又缓缓说道,“不知大师想问什么问题?”

  “霍城主,晋升真灵已久,为何依旧留在下面?”悟虚问出这个问题。

  这个问题其实很大。悟虚之所以问这个问题,看似突兀,实则乃是循着自己本心而有所感应。他乃佛门修士,颇为敬畏因果,寻常业缘能断则断能避则避,譬如朱元璋、多吉、玄机子等旧识,是无事从不联系。但此番自己乔装打扮,潜入魔域,去那伊春,却途中遇到了本不会见到的霍董,似乎还被其猜出了身份。待这霍董追回赌城,将自己留住却又不动手打斗,而是赌一个问问题,明显是有所图谋,悟虚心中所感更甚,是以将这段时间一直萦绕在自己心头的疑问抛了出来。

  那霍董,一阵沉默。不知何时,那先前在阁楼中的麻衣老者,也出现在石亭中,巍巍颤颤地站着,浑浊的双眼,顺着霍董的声音,直勾勾地对着悟虚法界方向看来。

  “玄阴变法,乃至大周与六宗齐上周天星辰大阵,皆缘于天外天三星之争。老夫没有上去,一来上面没有相应的位置,二来,则是因为老夫如大师一般,来自人世间。”

  这段话,开始听着还好,到了最后一句,却是石破天惊!

  霍董,也是来自人世间?!他还猜出了自己的身份。

  悟虚忍不住从法界出,对着霍董凝视片刻,复又问道,“为何来自所谓人世间的修士,便不得入?”

  悟虚自己曾就此问题想过,当不是来自人世间的修士低人一等这样的缘由。除此之外,悟虚也实在想不出其他的解释。如今,忍不住又问了出来。

  霍董,与悟虚对视着,狡黠一笑,“这个问题,不在赌局之中。大师何妨显身入亭,对面而谈。”

  悟虚飞入石亭中,坐了下来,望着霍董,还有一旁和其面容一模一样的麻衣老者。

  “想不到,霍城主,也是来自人世间的修士?”悟虚,横看竖看,也看不出来。这霍董,成名数百年,一直担任赌城城主,举手投足间,哪怕是极其细微的地方,也看不出他是来自人世间。

  “大师要老夫如何证明?”霍董,举起酒杯,朝着绝神谷望去,“唯有来自人世间的修士,进入绝神谷,方能进入那奇特世界。老夫当年也进过绝神谷,所见所闻,光怪陆离,遂有所悟,创此赌城。”

  原来如此。那么任峥、任飞,也是来自人世间的修士?悟虚心中一动,随后又想不到这霍董,居然在绝神谷中,也有际遇。悟虚刚刚因为赢了赌局的一丝沾沾自喜,瞬间化为乌有。自己,在绝神谷,可是没有什么际遇的。那个所谓光怪陆离的世界,对于悟虚来说,实在是再熟悉不过。熟悉不过的东西,自然便难有什么感悟,什么际遇。

  “不知,霍城主一入绝神谷,便有了什么感悟?”悟虚举起酒杯,抿了一口,“小僧却是没有这等悟性,乍看上去,心潮起伏,待细看时,只觉得不过是路宽一点,楼高一点,晚上的灯光亮一点。”

  悟虚话刚出口,便自觉失言。此等感悟,岂能轻易与他人言说。自己这般询问,不但毫无结果,反倒是暴露了自己的隐私秘密。

  霍董,对着悟虚,高深莫测的微微一笑,话锋一转,“先前大师三人,在我赌城大闹多宝阁分舵之后,扬长而去,当时便去了绝神谷吧?”

  他怎么知晓此事?当时悟虚和朱元璋、李明珊三人,出了赌城,没多久便误入了绝神谷,不过很快便被一名通玄大修施展大神通,给直接摄了出来,然后直接送到了雍州城外。

  悟虚没有回答,只定定地看着霍董。

  只听得霍董,复又言道,“大师本在雍州镇守一方,如今遮掩身份,潜入魔域,定有要事。霍某在魔域,也有些相识,有些时候,或许能相助一二。”

  这是要和我自己做交易谈合作?

  悟虚,面无表情,淡淡问道,“却不知霍城主,有何需求?”

  “绝神谷,有大恐怖,也有大机缘。”,霍董在在悟虚的注视下,也不矫情,直接说道,“老夫想与大师联手,再进去一次。”

  又是如此。悟虚,直接拒绝了,起身便要离去。

  霍董,也站了起来,不见有何动作,只见那先前散飞去的旋转彩灯,复又飞了回来,“先前大闹多宝阁,今日又暗助那前来闹事的任峥二人,悟虚大师真当赌城如无人之境吗?!”

  说起来,好像是有些理亏。但悟虚更多的是好奇。这霍董,不似任峥、任飞二人,他是去过绝神谷,进入过那方世界的。他应该知晓,进入之后,再高的修为境界也不抵用,因为没有一丝灵气,而且只能做一个旁观者。干嘛,非得拉着自己一同去?

  霍董,见悟虚站在那里不说话,脸色逐渐阴沉,右手袖袍无风自动,飞出一枚玉佩,半个巴掌大小,样式古朴,从里到外透着一丝丝葡萄紫光泽。

  悟虚见状,自然迅速进了法界,严阵以待。

  “启!”霍董,口中念道,同时并指如剑,对着玉佩虚点而去。玉佩光芒大涨,那漫天的旋转彩灯,如万花筒,折射出赌城中种种赌博场景。这些场景,又以这玉佩为轴心,拼接成一个大画面,俨然是整个赌场全景。其中众生,形形色色,或狰狞,或阴郁,或惊喜不已,或双目圆睁布满血丝,但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其头顶都有一丝丝灰色气息,源源不断地飘飞出来,经由玉佩加持,全都朝着悟虚法界而来。

  法界居然不能阻拦,这些灰色气息,竟然直接涌入,附着在悟虚所观想出来的观世音菩萨法相上,吞噬侵蚀不已。

  这些灰色气息,不单单是众生邪念所化,其中还混杂着众生部分气运,确实是极为厉害!

  “敬酒不吃吃罚酒!老夫这混元大破灭手,专门破你们这样的香火法门!”霍董,虚空而立,一边御使着玉佩,一边阴恻恻地叫道。

  悟虚不答话,一边感应联系上海音螺,源源不断地接引下众生信念,补充维持住法界中的菩萨法相,一边仔细观察这些灰色气息,思索着对策。

  但很快,悟虚便发现,这众生之邪念混杂着气运,实无取巧克制之法。无法寂灭,无法超度,祭出那玄阳石珠也无法焚灭,斩出那星云竹剑也无法破碎,当然也有悟虚自身修为境界的缘故。

  “老夫有赌城数百年的底蕴,看你还能撑多久?!”外面,那霍董又叫嚣起来,丝毫没有真灵修士的风度,倒像一个红眼赌徒。也许,这样,他才能将那混元大破灭手的威力全部施展出来。

  那些随后涌入法界的灰色气息,更加形象化,化作各种奇形怪状的形态,若有生若无生,就像一支魔军,疯狂围攻。好在有海音螺这个观世音菩萨道场在,悟虚还抗得住。

  悟虚与霍董两人,便这般打着消耗战,就像武侠小说里面的两名高手一般,互相比拼内力,半分取巧都没有。

  随着时间推移,那霍董脸色益发难看起来。悟虚法界中的法相一直屹立不倒,而他这边,自己数百年来辛辛苦苦收集起来的气运,就好像水泼一般急剧减少。

  这可是赌城的底蕴啊!也是他往后修行的凭仗!

  终于,霍董主动收起玉佩,停止了对悟虚法界的攻击。

  悟虚,趁势反击,于法界中,将众生信念凝聚成瓶中甘露,法相持柳,洒向法界外,朝着霍董及那些旋转彩灯如暴雨般飞去。

  整个赌城忽然发出一阵阵尖叫和怒吼,直接传到了城主府内。有许多修士,就在此刻,这一把,奇迹般地赢了赌场庄家。

  霍洞站在那里,铁青着脸,也不知道是心疼那些好不容易收集的气运,还是心疼这一刻输掉的灵资。要知道,整个赌城的赌场都是城主府的。

  “阿弥陀佛!”悟虚合掌显身,一语双关地说道,“汝之所谓赌,所谓气运,实则冥冥中自有因果报应。”

  “大师,留步!”霍董,见悟虚要走,急忙叫道,“老夫有桩大秘密告知大师。”

  待悟虚停下来,霍董神情一阵变幻,却是先做了番辩解,“老夫当初入绝神谷,观奇异世界,见其中之人,无所修行,寿命短暂,却又独立自由,不信轮回,不信因果报应,只信人定胜天,争今生气运,欲逆天改命。关碍之处·,各自选择,于必然处期望偶然,实为赌气运。”

  悟虚听着,若有所思。

  人生的风景,就像大海的波浪。

  看似自由做选择,不过随波逐流去。

  无修行,无所畏,只知双手去打拼。

  我命由我不由天,今晚麻将打几圈。

第六百二十七章 赌城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