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作者不会写

  

  陆晋依言放出自己的元魂,那是一把三尺六寸五的七弦琴,通体里墨色,表面隐约呈现赫色的朱砂底漆,造型像一片芭蕉叶,曲折的线条像流动的音乐,非常漂亮。

蕉叶琴,古琴中最难做的琴,至少元九前世一直未能得见。

她又随手拨动,试试音色,琴声既时又透,甜美灵动而又旗鼓清源。

好琴!

元九在心里赞了一声,转而对陆晋说,“闭眼放松,不要反抗我。”

陆晋照做,闭上双眼,放松心神,对于元九,他有一种迷之自信,总归她不会伤害他。

元九很满意他的配合,不像某些自以为是的蠢货,总以为她对他们有所图谋,也不用他们容量不多的脑子好好想想,以她的武力值想要什么,不可以直接动手吗?用得着七拐八绕的吗?

非暴力不合作,但最后该检查的她还是检查了。还挨一顿打,何苦来哉呢?

要不是为了功德,那些个蠢货,她都懒得看一眼。

难得遇到一个乖宝宝,可不能像以前教训蠢货那般使些手段,元九如是想着,也是这般做的,单手搭在陆晋的脑门上,往他体内输入的仙力不似以往的暴烈,竟格外的柔和,顺着经脉游走周身。

陆晋只觉得浑身暖洋洋的,如沐春风似的舒服,更让人进一步的放松身心,起不了一丝反抗的心思。

体内的仙力还在按着主人的指令四处查看,元九附着在其上的一缕神识没发现什么异样的地方,直到进入丹田,才知道问题所在。

陆晋丹田里一片空无,黑魆魆的,而元九自己的丹田却是亮亮堂堂的,当中有一巨大的盛开的红莲,上面有个和元九一模一样的女子阖目打坐。若是仔细观察,你会发现红莲自成一方世界,内里是蓝色火焰的海洋,时不时的还能听到里面传来的痛苦哀嚎。

其原因归根结底,还是因为两者的修炼体系不一样。

就拿元九来说吧,修行初始之时,打好身体基础以后,体内丹田位置会有发光的莲子形物体发育,也就是所谓的筑基。

因为对天地万物的理解程度不同,个人领悟到的规则也不一样,所以各人体内的莲子各不相同。

元九的莲子就自带业火,后来掌管九寒炼狱,因自身属性,所带的业火可以焚尽世间万恶罪孽之气,又喜阴寒,她便将体内的业火分出一半,铺满整个炼狱。

进九寒炼狱者,为损公肥私,行贿受贿,贪官污吏,偷鸡摸狗,抢劫钱财,杀人放火,拐诱妇女儿童,还有犯戒的和尚道士,等等,受业火焚烧而不死。

因其焚烧而皮肉分裂,其状如红莲也,故而此火被称为“红莲业火”。

言归正传,筑基之后是开光,开关及开来,悟性开窍之意,达到此境界者会对万物有不同的理解,能看到凡人所看不见的,看破红尘,超凡入圣。

开光成功后会进入融合期。此阶段筑基的身体和修为开始结合在一起,是能力提升的阶段,莲子生长发育并开花,莲花栖息的生长于丹田。

诸多感觉融合之后,就到了修真的第一个危险阶段。也就是心动期,即心灵出现悸动。莲花开始结出独有的心脏。两颗心的跳跃和对真意的迷茫是心动期的特点,对真意的迷茫,两个心的跃动虽然很爽快,充满了诱惑,但是只要通过了此境界的诱惑,就会达到心如止水的境界。

心动后的平稳,步入真正修真的最后阶段,金丹。达到此境界的修真者,无不心境圆满,可以幻化形体,展现万千幻想,法术威力大涨,寿元延长,永驻容颜。

碎丹成婴,莲花心脏会发育成一个本象婴儿,也就意味着修真者踏入真正的修炼之途。沟通天地,推演万物之始终,神游太虚,渺渺大罗,指日可待。

经出窍,分神,合体三个阶段后,修真者到了洞虚之界,身体已经具备宇宙万象是一个能量与精神的完美结合体,洞察虚空,看到超现实的景象,也就是感悟天道规则的运转,达到顺应天地、天人合一的境界,便是大乘。

大乘期,神体纯净,趋自圆满,便要超越真我,诞生超我,粉碎真空。也就是摆脱天道规则对“我”的操纵。

意识的极尽升华,到了凡与仙的分界线——渡劫。

登峰造极,逆天抗劫,渡劫成功则飞升仙界,渡劫失败便如鲸落。

生于自然,归于自然,长于自然,隐于自然。一朝落,万物生!

总的来说,修真的过程就是。通过修行。求得真我,超脱自我,寻得大自在。

而陆晋的修炼体系就显得粗糙,打个比喻,就像某个存在发给他们每一个人一样东西,用他们自身的能量去不断的打造这样东西,因着各人资质的不同,自身的能量或多或少,打造出来的东西有好有坏。

元九猜想,因为这样东西生于他们的体内,自然为他们所用,有些对他们有用,有些对他们没用。优胜劣汰,自然法则,亘古不变。那些没用的被他们舍弃,有用的自然备受推崇,被打造得更好更厉害。

只是,不知到最后这东西还会不会为他们所用?

神兵利器是好用,但若是生出灵来,反噬己身的也不是没有。

还有一种更糟糕的,那就是为他人做嫁衣。

若真是如此,那可就好玩了。

元九将两者都细细讲给陆晋听,由他选择,“阿晋,前者在于悟性,修炼速度可能一日千里,也有可能龟速如年;后者呢,在于不断提升元魂的实力,修炼还是蛮简单的,但其中的隐患,谁也不知会是怎么样的。”

陆晋眉头深锁,内心纠结,元九所说的简直颠覆他的认知,一时间不知该怎么选。

选前者吧,若是他的悟性太差了,努力修炼一辈子,最后却徒劳无功,该怎么办?

可要是选后者吧,内里的隐患却叫他担忧,倘若元九的猜测成真,他又该怎么做?

一旁的琴姑看出他的纠结,劝慰道:“这事不要着急,阿晋若是拿不定主意,不妨与你阿爹商量商量。”

到底还是一个孩子,阅历不深,此时便需要一个深得他信任的长辈指导迷经。

琴姑相信陆父会知道该怎么选择的。

作者不会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返回
加入书架

返回首页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